下落不明

查看个人介绍

【茄冰】铁幕之下 01

中文译名注意
★OOC注意。

★前文在此  〔楔子〕

☆顺手抓个路人LEON=里奥

————————

01

        面对资源不均,“和平”这个词已经被提过太多次,旧时代的人们终于发现它并不能解决问题,于是他们中的少数不约而同地提起了枪。

        开战。

        宣称中立的国家不断接收难民——有的出生显赫,有的满身污泥。不论这些国家是否愿意承认,他们的资源都养不起如此众多的人口,但封锁的海关敌不过无穷无尽的人流。
        战争还在持续,两个阵营的国家都没有罢休的意思。一些中立国政府开始对国内所有民众限量供应食物和商品。具有国籍的原住民们对此感到不满,他们知道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资源毕竟有限。
       于是中立国内的空气也变得紧张。

        战前各国一直宣扬的“民主”概念逐渐被扭曲,一个叫做“希德•卡仑”的人站了出来。
        他宣称中立国民众的利益需要保障。不断涌入的难民在占用中立国的资源,而这些资源本应属于具有本国国籍的民众。

        希德卡仑在某中立国的二战纪念广场上发表了以这一观点为中心的演讲,拥护者众多。此事之后,他与其拥护者开始在各国宣扬他的思想,后世的史学家称其为“希德卡仑主义”。
       在希德卡仑思想的指导下,原住民将对战争的怒火转移到难民身上,原住民和逃难者的冲突终于爆发,中立的国家最终被迫参与到第三次世界大战中。

       这是真正的世界大战,有资源的地方就有战火。

       被用于战争的资源越来越多,人们渐渐不满足于火药造成的伤害。
       终于,某超级大国启用了禁忌的武器。其他国家纷纷效仿,软弱的人被残酷的淘汰。

      于是旧时代就此落幕。


02
        
  几个身着线条简约的辐射防护服的人类缓缓逼近一条成年雌龙,手中制式枪械散发着浓厚的战场气味,枪口微微上扬。
      这头巨大的爬行动物身上伤痕累累,创口溃烂,发出刺鼻的气味。

      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受伤的龙类轰然倒在黑钛弹下——人类的技术更狠一筹。

  离开时,一个瘦高的猎杀者在胸前画个十字,念出极短的祷词,他熟练地将黑钛弹筒拆解背回背上,边咕哝着什么边警惕的向同伴靠拢。

  “喂,里奥。收起你那一套吧,又为这种东西祷告?它刚才还打算吃了你呐!”

  “即使世界被摧毁,上帝也会拯救他的子民——”不同于同伴玩笑般的语气,被唤作里奥的金发青年认真地答,“不只是人类。”

  “嘁,随便你。”
   “只是可惜了这些弹药,用在了一条被感染的龙上,连肉都换不来。”

  抱怨声持续了一小会,走远的这支队伍没有发现倒在广场上的雌龙的生命迹象极其微弱——但没有消失。



03

  “他又逃走了?”白裙的女孩急促的跑向古堡的露台,夜间湿冷的风掠过发际。

  “嗯。”露台上的长发少女点头,“午夜,从正门。”

  “把路线给我,天亮前我会带他回来。”女孩眼神凌利,“你知道这对我来说并不难,流歌。”

  “……我没有路线。追踪器被取下了。”被称为“流歌”的黑裙少女语气冷硬。

  “他取下了?但你说那是不能被……”女孩的神色有点讶异,想说什么却又犹豫了。


     流歌沉默着,身后的月光圣洁柔和,但只点亮了这方小小的露台,女孩身后的房间仍幽暗着。流歌面对着女孩叹了一口气,背对月轮的脸看不清神色。

     夜风急促地穿堂而过,女孩的白色长裙“呼——”的扬起,淡色的发在月光下映出微微的光。哥特式城堡的露台上,两人沉默地伫立。

      女孩向房内退了一步,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

     流歌转身背对女孩,暗色的发带轻摇。她走到露台边缘,仰起脸向着黑暗中的土地眺望——她那么努力的眺望着,好像在寻觅无边的黑夜中昙花一现的光。

  “不要再找他了,他一定会回来的。”流歌顿了一顿,将耳畔的发轻轻挽起,最后的话语微不可闻,“相信我。”

  寒风凛冽,女孩突然抬头,深深凝视着少女逆光的背影。



04

   “喂,我饿了。”

  坐在教堂的大落地窗边的男孩没有说话,黯淡的眼神直白地向他对面的人传递着这样的信息。

      男孩没有穿防护服,他只能以棉被裹身这样可笑的方式来抵御辐射——尽管如此,那团柔软的旧时代用品中露出的纤细脖颈还是有着病态的苍白。教堂彩绘玻璃所漏出的光彩在这苍白中缓缓流动,晕出微妙的不现实感。

  坐在他对面的少年情况稍好些——至少他穿有完整的防护服。他起身摸摸男孩的头:“那么,小连想吃什么?”

  这是绝对不可能得到答复的问题——即使少年问得如此认真——在这个时代稍有些常识的人都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食物不是自身意志能决定的,除非你加入地球人类联军,不然自己会不会成为食物也未可知。

  少年如此想着,又笑了笑,没有再等回答就径直出了教堂的门,仔细观望后敏捷地冲向一个掩体——他如此迅速,即使防护服明显不合身。

  少年走后,名为“连”的男孩还是坐在大落地窗边,沉默的仰望着穹顶的不知含义的浮雕与画像。

       古老的彩绘玻璃在男孩身后闪着光——即使地球发生如此大的变乱,阳光也一样泻在这广袤的土地上。






  少年钻进一条阴暗的巷子,急促的巡视着四周的环境。

  “如果运气好点的话还能找到一件防护服,这次小连应该不会拒绝了。”想着男孩从棉被中探出的面容,少年微笑的说出了声——这使他暂时丧失了警惕。
        即使音量极小,在这个时代,同样会招来横祸——人毕竟也是由有机物构成的,当然与从别的渠道摄取的营养没太大差别。

  万幸一声嘶哑的巨吼将这微不足道的人类声音淹没——龙类的濒死召唤。

       少年敏锐的分析出这声巨吼的含义,犹豫半响,终了还是轻巧而急切地奔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05

  这是一个能被隐隐判定为广场的焦黑建筑,地面还散落着一些没有燃尽就已经熄灭的木柴——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树木已经不多见了。不过这些少年都不感兴趣——他的目标只有广场边缘的那条垂死的龙。

  那是一条雌龙,表皮焦黑龟裂。还半阖着的眼吃力地扫了扫少年,旋即又无力地阖上。

       少年和这个时代的所有普通人一样早熟,但毕竟年纪尚轻,此时也好奇地凑近——这种在死前召唤同伴的龙他见得极少,但饶是经验不足的他也知道这条雌龙必定有什么重要之物要传承给同伴——只可惜这雌龙的肉已经全部坏了。

  这么想着,少年收回目光,摸出袖中的折刀熟练地切断龙的颈动脉,他没有在意汩汩流出的红黑色液体,开始急促在龙的身体上翻找——龙群一定也听到了雌龙的那声嘶吼,那么它们很快就会赶来。

   少年的行动很迅速。但即使他重复在庞大的龙躯上跃起以查看是否有遗漏之处,也只找到了夹在翼骨间的一枚拳头大小的龙蛋。骨锁的很死,少年只能又打开折刀,缓慢地锯着并不纤细的翼骨。

 

    空中掠过一片黑影。

  少年一惊,龙群这么快就来了么?愈来愈近的龙类气息使得少年顾不得食物,收起折刀便转身逃离。

  

  “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少年躲在阴暗的巷中,吐息尚还有些凌乱。




TBC.

后文【02】

评论
热度(8)
 
©下落不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