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落不明

查看个人介绍

【茄冰】铁幕之下 03

中文译名注意

前文【02】 【楔子】

 ————————

01

  当海人回过头时,终于发现身后没有他所期待的被引来的捕食者,他有点茫然——所在的沙土地上杂乱的散落着旧时代的一些用品,有的看不出是什么,但有的显然还可以利用。

 

   “那条龙的目标是连!”

    猛然惊觉!海人微微喘息着,急促向来时的路冲去。他踉跄地跑到教堂前的空地,却发现龙首已经探入门中。

  海人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向头顶流去,生生止住冲势,一时间动弹不得。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连”。

    真是可笑,我还为他担心,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海人对自己的自责差点使他冲上台阶去与龙搏斗,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

  一片黑影贯日而来。

  低空轰炸!

  本能的,海人迅速卧倒在一点也不平坦的地上,以脸部面对肮脏的地面——为了防止强光致盲。这时他对自己的感受无比清晰,腿上的肌肉因不间断的奔跑而酸痛,腹部的组织被地上的尖锐突起硌得生疼……周围的风沙逐渐浓了起来。

  半晌,风烟俱净。海人试探着爬起来,意外的发现身体上并无明显外伤——最近自己的运气似乎好得奇怪,他想——但这不是现在应该关心的。

  还有更加要紧的——更要紧的是——连!海人急促地朝着教堂的方向看去。

  满眼沙土色。教堂、龙类都荡然无存!

  海人闭上眼,身体不受控制的晃了晃,抬头时天空中只剩下了逐渐淡去的航迹云。地球联军啊,只有这个时候才会令人惦记起吧——真是残忍。

02

  海人呆呆看着空中瞬息万变的云层,缓缓低头。

  他没有妄图在废墟中搜寻什么。地球联军的火药永远是一流的,如果低空轰炸都留得下活口,那么联军绝对枉负盛名。如果说对手是龙时他还抱有一丝希望的话,现在心中的火焰就彻彻底底地熄灭了。

        为捕螳螂,黄雀连蝉也一起灭杀。

 

    他失去连了……永远的——永远的失去等候他归家的、幼弟一般的人物了。

  失魂落魄的走了几步,却被玻璃绊倒。海人低头怔怔盯着那堆闪亮的碎屑,还犹有火药的余温。

  这里应该是曾经的窗户,装着绚丽的五色玻璃,然后会有一个矮矮的人影坐在窗边等待自己归来,他总是安静的等着自己回来——仿佛自己不回来,他就会一直这样等下去似的。

        如果我真的不回来,下定决心离开的话呢?他大概会一直等着,直到在棉被里蜷成小小的一团吧……海人想。

  他盯着彩色玻璃碎屑,这样专注得有点凶狠盯着,仿佛那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他一直注视着,突然有点惊喜。

        沉默地弯腰,海人拾起玻璃屑中的金色物事,紧紧握住,用力得如同要记住上面的每一道纹路。

  那是一个小巧的十字架,蒙着一层灰,金色的光有点黯淡。但上面的字迹并没有任何改变,就像海人初次见到它一样——“L • E • N”隽逸而优雅,仿佛能勾起面前人对物主所有的回忆。

  他垂下手臂,依旧看着那堆染上灰尘却还依稀反射着冷光的玻璃碎屑,久久不语。

  “……对不起。”

  眼睛被玻璃反射的光晃得有些不适,他的眼角干涩,有点……想流泪的感觉。

03

  紧了紧怀中的龙蛋,海人向着诱敌时误入的那块沙土地走去——他的临时蔽护体已经被地球联军炸毁,他必须要找到另一个归宿。没有时间再给他浪费、去所谓悲伤了,生存才是最首要的。

  那块土地上的可用资源竟还算丰富。现在需要一个可以掩藏龙卵的容器,他想。

  海人扫视四周,地上散落着一些锈迹斑斑的铁钉,
    难以降解的塑料膜与泡沫塑料也随处都是,以及一些海人认为可能是水泥但实际早已认不出来的固体物,甚至还有木板与锤子。

      这里在战前曾经是一个工地吧,海人想。

  用泡沫塑料与小段木板制作成一个简单的抗震盒子,装入龙卵后塞入之前找到的黑色背包内,他“嗞——”地拉上尚还完整的塑料制拉链。

      黑色帆布背包的存在是一个奇迹,没有人知道作为吸收能力最强的黑色物体,它是怎么在太阳辐射这么强的时代抵御燃烧的。海人没有细想,只是暗暗感叹了一下命运的眷顾。

  犹豫半晌,他弯腰拾起一条类似于围巾的粗制布料,抖了抖灰,发现还算完整。
          海人胡乱在防辐射服上擦了擦,就把这团脏得看不出颜色的布料围在了脖颈上——毕竟今非昔比,没有夜间防风所,保持体温也成为了一件大事。

TBC.

后文【四】

评论
热度(6)
 
©下落不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