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落不明

查看个人介绍

【茄冰】铁幕之下 05

★V家众中译名注意
★微废土向。

★前文在此   【四】 【零】

————————

01

一支不太整齐的队伍正在径直横穿荒原——这支队伍不像其他经过的那样警惕,反倒一路有说有笑。领头的是个长发男人,他的身边并排走着一个背着双肩背包、脖颈上系着不明布料的家伙。

“联军……都像你们这样吗?”在前往基地的途中,海人目视前方,佯装平静地问。他还在想着这只队伍齐声鞠躬的场面。

“你想说,像我们这样——帅气潇洒?”乐步偏头,脸上带了些坏笑。

“你明明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自己被耍了——海人有些恼怒,偏头看着乐步,却正好撞上他带着戏谑的眸子——浓郁的紫色在那眼中翻腾,仿佛隐居的巫师暗暗施法激起的浓雾。

海人一愣,眼神不自觉地躲闪向一边,不敢与乐步对视,含着怒气说出的话语音量也随之降低:“……我是说——我以为你了解……”

乐步侧转低头,凑近海人耳畔低声道:“其实我确实了解……这么说,你已经产生亲切感了?”海人只觉有温热的吐息掠过耳际,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拉开距离,打开折刀摆出防卫的姿态。

见海人动作,乐步一愣,旋即轻轻笑起来:“真是可爱呢,小……海人——”强行将说惯的“小子”二字咽回去,乐步短暂停顿后未经思考发出的尾音上扬,竟流露出几分暧昧。

海人愈发不敢与乐步对视,掩饰地转身看向其他队员,却发现谈笑声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安静。

高大的队员们有的慌忙转头,有的捂住眼睛……海人有点郁闷。




02

一路上,海人还像个拾荒者那样始终保持着紧张状态,身边乐步却再没搭话,也不再偏头看海人,他一直面无表情地看向远方,呼吸轻柔悠长。

两人都沉默着,直到眼前出现一个充斥着流畅线条的建筑——地球联军基地。

“海人,你接替塔落的位置,在我们分队出任务——哦忘了说,塔落在这次任务中不幸殉职。”乐步开口,竟是少有的严肃语气,“现在你跟着我熟悉一下联军基地,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了解?”

“了解。”


随着队伍离基地越来越近,身边人的话语渐渐肆意起来。
 “嘿嘿……可爱的护士小姐,我又受伤了~”
 “这周的任务总算完成了……明天,睡它一整天!”

停在门前,乐步伸手将收集猎物的密封袋按到门上,响起“嘀——”的一声,门应声而开。

队伍里的其他人在门口处就变得散漫,这时更是四散开来,各自走向不同方向。

海人跟着乐步停在门旁,队员都离去后,乐步才迈入大门。


入门后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前方几条走廊通向陌生的方向。

乐步轻车熟路的走进其中的一条,海人也快步跟了过去。


03

墙壁反射出银灰色的光,金属的材质中嵌着一排冷光灯,绿色的光幽幽亮着。乐步的长靴敲击着擦得一丝不苟的地面,走廊中盈满空洞的回响。

长廊四周都是这种简单的风格,仅凭绿色指示灯的一节节亮光使人感受到自己确实在前进着——真是,一种时空隧道般的空虚感呢,海人想。



大约十五分钟枯燥的直行后,乐步和海人到达了长廊尽头的门——也是一模一样的军事化风格,没有一点多余的线条攀附于门上。

乐步修长的手指在黑色薄手套的包裹下伸向门边的数字键盘,敲击一串数字后,门无声地向两边滑开。

他正欲走出门,又顿足回头,向海人解释道:

“这是编码输入器,负责了解来人的身份信息。
所有输入器都由人工智能监管,同一身份经过的信息反馈处理后,就会形成输入者的活动轨迹——所以虽然输入编码很繁琐,这么多年来联军还在用这种方法处理门禁。”

海人道:“这不是有很大漏洞吗?如果有很多人走同一条路,只要任何一个人输入编码就行了。”

乐步微笑,道:“所以编码才不是简单恒定的——这串数字中,不仅包含身份号码,还有同行人数,目的地代码什么的一大段信息……总之你知道很麻烦就对了。”

海人又思索一番,觉得这个方法还是有很大弊端。但看起来乐步对门禁系统很有信心,也许确实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身份验证方法。

那就相信乐步吧,他想。


“目前为止,能适应吗?”乐步问。
 海人下意识的攥住胸前沾满灰尘的布料,点了点头。

乐步又笑笑,道:“走吧。”


再向前,还是那种单调的长廊,一扇扇门有序的开启与关闭,两人都沉默地走着,两旁廊灯仍如无止境般一节节出现。

乐步在一扇门前停下脚步,转身对海人说:“请在门外稍等,里面是我的起居室。同时,这是你加入联军前的最后一次反悔机会,请认真考虑。”话语的内容似是请求,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他转身走进门内——那里面又是长廊,与海人一路走来见到的那些差不多,但眼前这一条的廊灯没有开启。机械大门在乐步身后缓缓关闭,海人看到的最后一幕,是乐步黑色的背影行走在昏暗的通道里,就像有罪者缓步走进地狱。

 

空旷的长廊瞬间安静。

海人低头抚过系在手腕上的十字架,黯淡的金色几乎被绿色冷光掩盖。

 “加入联军么……”

 


TBC.

后文【六】

评论
热度(7)
 
©下落不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