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落不明

查看个人介绍

【茄冰】铁幕之下06

中文译名注意。

前文【五】  或者  【总集】

————————————

01

乐步说得没错,这里的条件确实很好——至少空气的含辐射值很低。海人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在不知不觉放缓。

 

 

“加入联军么?”

海人半倚着墙,直直盯着对面嵌着的绿色冷光灯,心说自己难道还有别的选择么?

难道他现在说不,那个队长会用个好脸色把他送到门口么?再说几句“兄弟你有前途,联军随时欢迎你”,然后拍拍肩作出一副惜别的样子。最好还能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然后两个人都大笑出声,好聚好散。

想想都是天方夜谭。对方队长都把外人带到基地里来了,还能再放他出去么?

 

海人想联军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出任务就有稳定的食物和居所,据说还包养老。但是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在四处乱窜,提醒着自己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做出决定。

也许他们这些拾荒者就是这样,因为流浪太久而畏惧着安定。如果只是因为这个,为什么要拒绝呢?

 

乐步走了出来。

他换下了紧身的防护服,穿的是一种海人没有见过的衣服——浅色上衣领口狭长,交叠压入腰间,下装宽松得简直像裙,衣摆随着乐步的步伐晃荡不已,露出他没有换下的皮质长靴。冗长宽松——海人光是看着就觉得不方便行动。

乐步忽略掉海人对他的各种打量,径直走到海人身前站定,略歪着头问道:

“那么,你的回答是?”

 

“当然。”海人迎着乐步的脸看过去,“我加入。”

 

 

02

“这就好说了。”

乐步不经意地把玩自己洗过还未系上的紫色长发,迈步向来时的那扇门走去。

走了几步停住,他回过头满脸无奈道:
“还是先带你去寝室吧,你穿成这样我看不下去。”

海人低头打量自己沾着沙土的防护服,有点尴尬。

乐步又向前走去:“跟上。”

 

 

03

甬道中。

“你这个级别是两个人一间寝室。至于你的室友……”和海人并肩走着,乐步略显犹豫,“她是个女孩子。”

……女性?

海人突然有点慌张。


 

“她很少回来,所以你差不多算是一个人一间。”乐步笑得灿烂,“我对你是不是很不错?”

“嗯?”海人不解。

“这可不是新兵的待遇,”
乐步放慢了脚步,“多少人想和护士长攀上关系?她寝室那个空位我可守了很久,这么轻易地给你还有点不舍得。”

海人讶异:“连寝室安排……也是你负责?”

 

 “你以为呢?我可是队长啊。”乐步语气上扬,“整个基地都只有三个,不给自己一点特权怎么说得过去?”

海人偏头看了乐步一眼。




再经甬道,海人已经习惯了两侧不断划过的绿色冷光灯,但跟着乐步转向时还是有点眼花缭乱。见海人没有他料想中的激动,乐步稍微有点失望:“算了。我怎么指望新兵珍惜这个,就当白送你了。”

说罢又加快脚步。

 


“寝室就是这个,衣服都在柜子里。”乐步把海人带到门前,抬手输入编码,
“我在门外等你,快点出来。”

海人乖乖走进门内,习惯性确认门的完全关闭时,却发现犹处半合状态的门外已经没有乐步的身影。

……也许乐步有什么东西落在房里了吧,回去拿一趟时间也足够,毕竟离得不远。

 

海人没有多想,放下背包就开始了洗浴。

 

 

04

现在土地的价格已经不是问题,或者说更多土地根本没有所有者。所以联军分配给个人的寝室很宽敞——只是海人实在不喜欢处处透着性冷淡风格的装饰——比如只在墙中嵌上条状白灯的浴室,它甚至没有窗户。

 

虽然有点不适应联军的设备,但这并对海人不造成什么困难。卧区的生活储备非常周全,乐步指的“柜子里的衣服”是联军的基地内统一制服,灰色薄衫、长裤皮靴——和整个基地一模一样的性冷淡风格,但目前也只有这个能穿了。

海人解决好“令人看不下去的着装”后才发现一个严重的事态——他没有从乐步那里得到开门的编码!

这意味着他不能自己走出这扇门,这或许说明——
他被囚禁了。

 

察觉到这个事实,海人有些慌乱。
他试图弄清楚乐步是否有意这样做,但他判断不了。

如果从一开始乐步就打算囚禁他,那么关门时那么迅速地离开就可以解释了。但他有什么价值让乐步从荒野一路诱骗至此呢?

他把从背包里拿出的东西和换下的防护服一起塞到包里,然后重新背上它。又打开折刀调整到最称手的位置——他不知道乐步会在什么时候闯入。

该死,背包太不方便行动了。海人靠在门边,直直地盯着门缝,神经高度紧张。不管迎来的是敌是友,他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虽然这很难。

他已经失去过连了,不想再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比如好不容易得到的、安定下来的希望。

可他没把握。
该死,他没把握。







TBC.

后文【07】

评论(1)
热度(3)
 
©下落不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