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落不明

查看个人介绍

【茄冰】铁幕之下07

中文译名注意。

前文【06】【总集】

——————————

01

有没有可能, 乐步其实无意囚禁他?

 等待的时间比想象中的长,海人有点怀疑他当初的推断。

 

乐步可能仅仅只是忘了告诉他开门的代码,如果这样的话,他应该还一脸烦躁地站在门外,手中把玩着自己尚未干透的发尾,或许还狠狠咒骂着海人。

海人倚着门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唇角不知不觉带了点笑意,意识到之后又迅速收敛。

他发现自己好像在拼命寻找一些东西来证明乐步的善意,即使那只是他自己的想象。难以觉察他什么时候起给予了乐步如此多的信任,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很危险。

"这样不行。”海人低声说。

 他又一次有了这种慌张的感觉。



海人把背包取下靠在门边,又扫视了一遍起居室。两张相似的单人床,两个紧闭的置物柜,两盏壁灯,一套书桌和沙发……它们看起来都整洁如新,不像是有人使用过的样子。

……如果这儿确实有个室友,那么至少乐步的话可信一部分。

 

出于礼貌,之前海人并没有靠近属于室友的那个置物柜。但现在,他觉得有必要检查一下了。


又回头确认了一眼背包的位置,他轻轻地走向背对自己的置物柜,右手的折刀微微颤抖。

他绕到柜子的正面,银灰的金属门上贴着一个牌子,白底红字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词,应该是那位护士长的名字,M-E-I-K-O,看起来确实是个女孩子。

海人稍微松一口气,打开了柜门。

 

02

“你在干什么!”

有人在门口大喝,愤怒的女声高亢。

……等等,女声?

海人呆滞地转过头,手还保持着打开柜子的姿势。

 

——正主回来了。

 

来人走到了置物柜旁,海人敢打赌要不是听见枪的保险打开的声音,他一定不能察觉来人的靠近。

枪口的主人是一个短棕发女子,唇上抹着浓艳的深红,神色肃杀。




“啊啊啊护士长你听我解释我是无辜的!!”

像被突然的嚎叫吓到,对面的女子怜悯地看了海人一眼,放下了枪。

海人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虽然他知道护士长态度的转变多半是因为他身上的联军制服。

 

 

03

“所以是因为那家伙忘了告诉你开门代码?”护士长把置物柜一把关住,顺手把手枪扔到了床上。

“是。”海人站在原地,表现得很乖巧。

 

“哼,那个蠢货。”

新室友毫不顾忌海人的目光,径直走到床上躺下。

“我休息一下,醒来教你开门。”

 

“但是……乐步他还在门外等我。我应该尽快出去,可不可以麻烦你现在就教我?”

护士长勉强睁了一下眼:“他敢不乖乖等着?”

 

海人只好安静地挪到门口拾起他的背包。

从护士长的言行来看,应该只是乐步没有告诉他代码,还不至于发展到被囚禁。海人安心下来,又隐隐有点对乐步的歉意。

他把背包里的东西取出来静静放到柜子里。背包慢慢地清空,柜子也没有一点将被填满的迹象。
最后从背包中取出的是那个包着龙蛋的盒子,木板和泡沫组合得非常粗糙,但很明显里面的东西在一路上都没有被损坏。海人把它捧在手上端详了一会,最终还是放到了柜子深处。

 

护士长在海人转身收拾柜子的时候就已经睁开眼睛,她挑眉看着那个今天才认识的室友对着手腕上的十字架出神,然后有点沉默地抱着一堆换下的衣物走向洗衣房。

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单纯的人,她想。

 

 

 

04

海人从洗衣房出来的时候,护士长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请问……有什么事么?”海人小心翼翼地问。他认为应该谨慎地对待前辈,更何况他已经把面前的室友划入了危险名单。

看着海人真诚的眼神,护士长莫名有点烦躁。她挥了挥手:“过来。”


“你看,就像这样。”海人盯着护士长输入代码,她故意把速度放慢,又讲了几句要点。

 
然后门就开了。

门外是一脸黑气的乐步。

 

“鸣子,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乐步倚在墙边,微笑道,“关于你刚才在门外不放我进去见海人这件事。”

“刚好30分钟,我看了时间。”护士长一脸坏笑,“更何况……这是我的房间。”

“……海人,跟我走!”乐步面色更黑,转身就走。

“哦哦,那……”海人冲出门外,回头向鸣子告别,“晚上再见!”

 鸣子站在门边得意洋洋地挥手。

 

 

 

 

 

TBC.

【08】

评论
热度(9)
 
©下落不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