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落不明

查看个人介绍

【韩叶】三岔口 02


★叶修生快!
前文

————————





是夜,月明星稀。
京城灯火依稀,无数红绡罗帐温软。

韩文清站定门前,最后看了一眼午夜的街道。

张新杰早已依习惯休息下,守夜自然就是他的职责,虽然守不守也随他心意就是了。
今日料想是再没有晚归的住客了,韩文清放松了一点,双手从内把门合上。

可以歇业了?

韩文清忽而想起他还没有点燃今日的客留烛,于是又返回柜台取烛。

长年经营客栈的人总会在门外留一支烛台,烛光飘摇整夜。一是给旅人一点灯火指路,二也是暗示意图留宿的人现已歇业——这就唤作“客留烛”,也算是大家都不点破的私下规矩了。

他伏身取烛时,客栈的门被轻轻推开,来人毫不客气的直接向楼梯走去。

“客官请稍等。”韩文清头也不回,淡淡道。

阶梯上的人显然听到了这句话,转过身面对韩文清,却不说话,像是等着他的下文。

此时客栈大堂的烛火已熄了大半,来人的面目隐在黑暗中,只能依稀辨认出一身剑客打扮,体格像是男子。


“我是这件客栈的掌柜。客官看着面生。唐突问一句,可有已选定的房间?”韩文清转身面对来人,手中烛火未燃。

“原来是掌柜阁下,在下不知客栈规矩,先赔个不是。”
来人立于台阶之上,应答从容,“至于房间……前些日子是有个姓包的客人来过么?”

“这么说……住客就是包公子等的人。我为方才之事致歉。”韩文清释然,“不知住客现在是否有时间补张画契?”

来人有些犹豫地开口:“这个……非要今晚么?”

韩文清坚持:“若是有余暇的话。”






来人陷入了沉默,韩文清能感受到他毫不掩饰的对他的注视和打量,他果断地回望。

被他直直盯住,那人居然不像常来的公子少爷们那样畏畏缩缩地闪躲。韩文清微讶,心下对来人更感好奇。

两人就这样在黑暗中死死盯住彼此的方向,半晌没人说话。
多年后韩文清念起那晚的遭遇,像两个稚童在彼此奔跑的旷野中初次相遇,彼此好奇却抗拒着接近。但他还是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们对视了那么久。

“另外,这间客栈路径复杂,暗间也有不少,由在下领着住客前去或许更为妥当。”半晌,韩文清淡淡加了一句。

他担心这住客跑到别人房外“无意间”听去什么——毕竟现在青霖的二位还住在这儿。

来者即是客,韩文清认为自己有义务站在住家这边,哪怕只是在视野可及之处阻拦一些心怀鬼胎之徒。

何况来人尚未画契,也不能确定其身份。


“这样啊……”来人似是无可奈何,缓缓步下台阶,向韩文清走近。

韩文清盯着他从阴影中走出,白色衣摆逐渐被大堂烛火染成淡淡的暖色,一时有些恍惚。

韩文清在这三岔路口张罗这间客栈也有一段时间了,勉强担得起阅人无数这一评价。饶是如此,他还是无法将面前的这个男子简单归于某一类型的人。

他给人的感觉很特殊……就像是冬季凿开冰层看到的第一尾鱼,又仿佛夏季漫山遍野吹过的风。



“请画契于此。”韩文清回神,递出一张空白画契。

“……要写些什么?”来人双手撑在柜台上,仰头看着韩文清,“抱歉我是第一次来这家客栈,可能有规矩不太懂。”

他的眼睛极亮,又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笑意——韩文清突然就感到一点烦躁。

“姓氏足矣。”
韩文清听出了来人话里的暗讽之意,却不打算对此作出什么解释。


见他不气不恼,来人反倒笑了。
烛光下,他的笑煞是好看,偏白的肤色微染些暖光,依稀可见皮肤上细密的绒毛。

他盯着韩文清的眼睛:“……多谢。”

“住客写毕自己上楼就好,留下画契我自会收拾。”
韩文清偏过头,持烛向门外走去。

他本是想先燃了留客烛方便关张,在柜台处的那人看来却像是在回避他的眼神。

“那怎么行呢?”那人看着他的背影小声道,但那时韩文清已站在门外的夜里了。

他提笔写下“叶修”二字。






TBC.

评论
热度(16)
 
©下落不明 | Powered by LOFTER